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嚣张嫡女,邪王的冠世毒宠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番外大结局

第四百八十七章 番外大结局

反正只有最后四天,一切都将结束。

到那时,谁生谁死,甚至世界变成什么样,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。

且让你们多活这四日吧。他这样想着,一颗震荡的心,再次变得踏实。

望着那男人远去的背影,莫玉恒却一点点变得冷静下来。

慈姐姐,还是慈姐姐,只是出了些小意外。

没能查清楚这些意外之前,他得好好地保护她,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,所以,他必须冷静,才不能做像方才那种莽撞的行为。

再没有惊扰她,莫玉恒走到角落里,盘膝而坐,开始瞑目沉思……他记得,那个男人遇到麻烦时,通常就会这么做,然后等他再次站起时,就会有许多精妙的主意。

他能做到,那自己也可以。

努力转动着小小的脑瓜,莫玉恒开始搜肠刮肚地思谋着对策。

“……程……言……”

静寂的殿阁中,忽然响起声极低的呢喃。

莫玉恒浑身一震,蓦地站起身来,大步走回榻前,俯头看着那个神情痛苦的女子。

她在梦中,依然呼唤着那个男人的名字,含着不尽的挣扎与悲切。

姐姐,如果不记得,对你而言,是不是会更好呢?

轻轻伸出手,莫玉恒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掌,将自己的温暖一丝丝传导给她。

渐渐地,莫玉慈安静下来,面容重新变得空白而冷漠。

黑眸愈发黝深,不断短短一夜,这个十一岁的男孩子,却已经想了很多很多……

最后的最后,他决定……

他决定一个人带她走。

他决定就这样,让她彻底忘记他。

那些有关他的忘记,每一点每一滴,都是插在她心上的刃。

姐姐,如果可以不想起,那就永远,不要想起吧…

月色清寒。

树影婆娑。

茂密的树叶间,男子斜倚枝干,长身而立,遥望着汇宇宫的方向。

已经过去了一日时光,事情并无任何进展。

莫玉恒未归,整个涵都也格外地平静,老百姓们该干嘛干嘛,只偶尔来往的几支车队,拉着的大堆贺礼,无声宣告着什么。

还要,继续等下去吗?

他无从判断,她是否在那座森严的宫殿里,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竟然让她“心甘情愿”地接受这桩婚约,还是,昶吟天设法限制了她的自由?

或许,只有冒险闯进去看一看,方能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身形一闪,如大鸟般纵下树梢,郎程言朝前方奔去,玄黑袍角在夜风中划出道道笔直的线。

片刻之后,树影中另一道人影晃过,如流光轻纵,悄无声息地跟上郎程言。

一前一后,两个男人有如草原上奔腾的猎豹,朝着目的地高速进发。

眼前汇宇宫那高高的宫墙已然在望,郎程言反而停了下来,黑眸中利芒轻闪。

在他即将飞身跃起的刹那,一只手从背后伸来,拉住了他。

郎程言回头,对上双寒冷至极的冰眸。

“落宏天?”他不由轻呼了一声。

一点头,落宏天撤回手,“跟我来。”

眨巴眨巴眼,郎程言终是跟了过去,他倒也想看看,这个天下第一杀手,除了取人脑袋之外,到底还有什么绝世惊人的本领。

并没有让他失望,几乎如入无人之境般,落宏天带着他直闯入禁军营房,暗暗做掉两名禁军之后,换上他们的铠甲,然后安静地,等待着天明的到来。

落宏天很聪明。

与其冒着危险夜闯汇宇宫,不如拿着合法的“执照”,大摇大摆地走进去。

卯时,值守了一宿的侍卫们打着呵欠回到营房,摸到床边就睡了过去,而郎程言和落宏天,混在精神抖擞的交班侍卫中,堂堂皇皇地从汇宇宫的大门走了进去。

东和门、正乾门、泰安门、元明殿、保祥殿、凤鸾宫……郎程言默默地走着,迅速在脑海里形成一张更为鲜明的活地图。

“停!”为首的侍卫队长忽然身形一顿,整支队伍立即止步,郎程言凝眸望去,只见斜前方那高高的匾额上,书着三个鎏金楷字……末曜殿。

末曜殿?昶吟天的寝宫?

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屏声静气,随着所有人往旁边一站,郎程言垂眸凝视地面,双耳却高高竖起,聆听着四周的动静。

从日初到正午,所有人一直保持着相同的姿势,统一着装的银色铠甲遮掩了他们的面容,让他们看起来,就像是道路两旁立着的石像。

太阳一点点落山了,织锦般的晚霞铺满半个天空,偶尔有几只鸟从空中飞过,洒落几声脆鸣。

那紧阖的殿门终于缓缓开启,走出个锦衣金冠,容颜冷峻的男子。

石阶两旁的侍卫同时俯身参拜,目视于地。

昶吟天慢慢地走着,目光从他们头顶缓缓扫过……若是往常,他绝对不会多瞧他们一眼,可今儿个……

终于,他在一个侍卫面前停了下来。

“抬起头来。”

微微地,侍卫直起脖子,对上昶吟天冰冷的目光,猛一哆嗦,赶紧屈膝跪倒,有些语无伦次地道:“末,末将蓝海,见,见过二皇子殿下……”

袍角一拂,昶吟天径直从他面前走过,转身其他人,不过这次,他再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渐行渐远。

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,郎程言方才抬起双眸,遥遥看去,心中却有一根弦,慢慢绷得笔直……

“回营!”难捱的煎熬时光终于到了尽头,随着侍卫队长一声长喊,所有人转向,朝着来时的宫道走去。

“唔……”郎程言忽然叫了一声,蹲下身子,捂住小腹。

队长走过来,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:“没用的东西!尽给本将找麻烦!还不快去!”

含含混混地答应着,郎程言迅疾退入树荫深处,几晃几晃便没了人影儿。

有落宏天在后压着,无论什么问题,想来他都可以解决。

匆匆地,他分辩着四周的景物,想判断出她的所在。

可是,汇宇宫中大小殿阁不下千座,他的慈儿,会在哪里呢?

冰月宫。

一室茶香袅袅。

梨木方桌旁,一男一女,相对而坐,女子身后还立着个冷眉冷眼的小男孩儿。

很古怪的一副画面。

提着茶壶,昶吟天慢慢地斟着茶,眉宇间的神情,是从未有过的平和。

至于冰月,从他进门到现在,始终保持着相同的神态,无惊无喜,无波无澜。

看了看窗外,昶吟天微微眯缝起双眼。

有些痕迹,看似虚无淡渺,却终是逃不过他那双厉眼。

……只是这幕戏,怎么开场,才比较好呢?

在回廊的尽头,郎程言下意识地收住脚步,手,下意识地拂上心脏的位置。